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威尔士篮球大赛 >

极限运动摄影师:人前飞檐走壁人后豁出命 圈外

时间:2019-09-09

  

极限运动摄影师:人前飞檐走壁人后豁出命 圈外

  帕尔哈提·艾尔肯是个25岁的维吾尔族小伙儿,一米八的个头,深眼窝、高鼻梁,微卷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一个小鬏,走在北京的大街上,经常有人问他是不是外国人,帕尔哈提总是有点害羞的回答:“我是来自新疆的北漂朋友。”如果还能和他继续攀谈几句,就能知道他的职业是一个极限运动摄影师。 一开始,帕尔哈提还只是业余做极限运动摄影师,在高考选专业的时候,他选的还是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航空电气工程专业,用他的话说,如果不出意外,毕业后他应该是个修飞机的。但在大二的时候,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帕尔哈提和朋友一起去为中国红牛举办的全国跑酷大赛做了拍摄,从那次起他就打定主意,要做一名专业的极限运动摄影师。回到学校之后,帕尔哈提就办了休学,开始全面训练自己的极限运动摄影技能,除了跑酷,他又陆续拍摄了一些翼装飞行、登山攀岩、极限山地车、极限摩托车等不同形式的极限运动。 “我平常的训练方式就是一种自重训练,大多数都用自己的身体的重量让自己的肌肉和各种神经得到锻炼,这样就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身体,得到更好的协调性和适应性。一些运动强度没有那么大的自重训练,不管是对跑酷者,还是极限运动摄影师,甚至对一些普通的摄影师来说都是有很大好处的。”有时候,路人见到帕尔哈提跑跑跳跳的样子,还会掏出手机拍他,一开始他也会害羞和不适应,但现在已经习惯了。 很多不熟悉帕尔哈提的人,看过他的作品,都以为他会是开朗外放的性格,但生活中的他,其实是一个有点慢热和内向的人。“我从小还是比较内向,可能有一些轻微的自闭症这种,但因为从小喜欢运动,自从练习跑酷之后,慢慢的性格就打开了一些。” 说话间,帕尔哈提收到了一个快递,是前段时间花了七千多买的一套西服,买它是为了参加一些朋友的婚礼,帕尔哈提希望自己能穿的得体一点,毕竟他的衣柜里几乎都是运动服。不过,刚把蚂蚁借呗还的差不多,接下来的两个月,他买东西又得精打细算了。 极限运动摄影师,简单来说,就是那些跟着极限运动员拍摄的摄影师。帕尔哈提从十几岁起就喜欢玩跑酷、滑板等一些极限运动,最初只是想做一个极限运动员。“传统体育更多是以锻炼身体和体育精神为目的,但是极限运动,因为它的本身难度,和它的一些艰难环境,会更进一步,要把一项运动做得更极致,把一些动作做得更精确。” 尽管对于帕尔哈提来说,每一次的工作都是充满成就感的自我挑战,但他的家人却始终不支持他从事这行,“从小我练跑酷的时候,我爸妈就特别不支持我,因为每一两个星期就会受一次伤,磕破这磕破那,把脚扭伤什么的,我爸妈就觉得你玩这个有什么用,那么危险,肯定也赚不到钱,也糊不了自己的口,你就不能去踢个足球,打个篮球吗?” 在我们【圈外】跟拍的当天,帕尔哈提在家做了自创的鸡蛋饼解决了午饭,鸡蛋饼里除了鸡蛋和一些葡萄干之外,什么也没有,连油都没有放。葡萄干是他妈妈特意从新疆给寄到北京的,也许因为是家乡的味道,他吃起来津津有味,一边吃还一边对着摄影机调侃:“我妈要是看到这一段,不知道会不会哭出来,因为在她们眼里觉得我得吃抓饭和烤肉才是标准的生活,但我觉得这样就很满足了。” 今年所谓的影视“寒冬”,让整个行业的上下游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打击,找上门来拍摄极限运动的项目数量也比前两年有所减少,为了维持生计,帕尔哈提不得不接一些普通的纪录片或者网络短片,甚至是会议纪录的拍摄,因为在他看来,北京的生活压力本身就比较高,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多赚一点是一点。“如果是广告,它的收入会比较高,但是极限运动的这种题材的广告其实不算多。好几个月能接上一单,或者说一年接上几单,就不错了。其他普通短片的拍摄,摄像费用其实都不算太高。” 初次知道帕尔哈提,是因为一个大疆稳定器一镜到底的广告《逐影重庆》,跑酷世界冠军何意瑜在不适合跑酷的城市重庆,篮球强国泉城争霸康海杯国跃出了一道道令人惊叹的动线,然后大家在感慨片子精彩之余,也留意到了摄影师的名字——帕尔哈提·艾尔肯。 当时整个拍摄行程有二十天,其中前十五天是拉练训练,最后五天是登顶。“登顶需要爬三天时间,回来还要两天,那一次非常累,整个人都已经崩溃了。大本营是在4400米海拔,爬到7000米往上是最刺激的一段时间,因为7000米算是生命的最终禁区,连微生物都没有,都生存不了。”根据帕尔哈提的回忆,许多同行的人在爬到7000米以上的时候,眼前多多少少都开始出现一些幻觉,有些人看见了自己家旁边的公园,有些人在雪山上却看见了大海。 “作为一个极限运动摄影师,你一定要了解自己拍摄的这个极限运动。如果你之前自己没有体验过这项极限运动,你是感觉不到哪一个动作在哪个时刻,在哪个角度是最好看的。” “现在我经常会在一些危险的地方比如是雪山上、高楼上做很多拍摄,我父母尤其是我妈特别担心,只要我和她说,妈我去拍雪山了。我妈肯定三天之后她会给我微信留言说,我那天梦见你爬的那个山雪崩了,梦见你被埋在雪下面了,她就说她没睡着觉。”久而久之,帕尔哈提再去登山就不跟家里人说那么详细了,往往只说出去拍摄,回来以后才如实交代情况。 身上背着两套机器的帕尔哈提还是跟着向导一步一步往前走,在那一段路程中,他看见了很多拿着雪板器材要去滑雪的人,他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看见的那些人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幻觉。凭着超强的意志力,他咬牙走到了最后。“到了7500米的时候,我看到了非常棒的,这辈子都没见过的最漂亮景象,天空是深蓝色的,底下的云都像海一样,非常美丽。那一次攀登是突破了我的身体的极限,也突破了我的意志力的极限。” 标签:帕尔哈提 摄影师 极限 雪山 意志力 鸡蛋 极限运动 男孩 新疆 成都 圈外 做爱的独角兽 摄影机 葡萄干 安全员 西游记 性命 飞檐走壁 逐影重庆 长安十二时辰 在我们【圈外】跟拍的其中一天,帕尔哈提在餐厅吃饭时无意间得知服务员男孩是一个对摄影感兴趣的艺考生,还主动上去加了男孩的微信。“自己也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我觉得可以给他一些建议和帮助吧,而且有一些用不上的小设备,也可以送给他。” 每次拍摄之前,帕尔哈提都会仔细检查整个场地的路线,需要用到的道具桌子、椅子,还有需要走的路,他都会去敲打一遍,看看有没有一些安全隐患,如果是要在车里探出身子拍摄那种,也会找安全绳把自己保护起来。尽管如此,受伤还是在所难免,最严重的一次是脚底板骨折,他不得不在家休养了半年多才恢复过来。 自己在家的时候,帕尔哈提喜欢用画画来填补空白的时间。他的画有些抽象,自己最满意的一幅叫做《做爱的独角兽》,其实他并没有专门学过美术,只是从小就喜欢在纸上涂涂画画,在他看来,画画会让他安静下来,进入另一个世界。 在男孩的眼里,极限运动摄影师这个职业充满了光环,然而其中的辛酸苦辣,只有帕尔哈提自己知道。“中国不管是极限运动行业还是极限运动摄影行业,都还没有那么发达,还是在摸索阶段,一步一步往往前走,肯定和国外还是有一定的差距,所以也还有一定的发展空间。但是现在这种摄像的门槛越来越低了,每一个人都可以拿自己的智能手机拍出一部比较好的作品出来,而且现在有很多网络短视频,哪怕是不太好的内容,也可以在网络上找到自己的一个位置,获得很多热度,所以还是会有一些影响。” 其实,父母的担心也不无道理,毕竟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极限运动摄影师是一个非常高危的职业。而且由于国内的极限运动摄影并没有形成一个系统的产业,所以行业的安全措施大多都是摄影师们依靠经验摸索出来的,并不完善。“在美国每个片场都会有一个安全员,这个安全员要批准你每一个特种的拍摄,和一些特殊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他批准了你才能拍。他要不做批准,你整个剧组都不能拍这个事情,拍了就是违法的。但在中国,对于很多安全管理方面的东西都还不完善,所以对摄影师来说,更有一些潜在的危险性。” 除了需要有健康强健的体魄,一名合格的极限运动摄影师还需要强大的心理素质和坚定的意志力,因为他们所处的环境,经常都是常人难以承受的。帕尔哈提在这些年的极限运动摄影工作中,有过一次难忘的突破自我意志力的经历,就是攀登位于新疆的,海拔有7500米的慕士塔格峰。 “雪山上面特别壮观,简直就是《西游记》里去找如来的那种感觉。但是山上的气温一般都零下20度左右,晚上的线多度都会有,每天早上我们起床之后,睡袋上面一圈全是霜,我们就从冰里面抖一抖身上的冰,把上面的冰都抖下来,再擦干净,再慢慢起来。” 前几年帕尔哈提良好的体能还可以轻松支撑这份工作,但是到了最近这两年,他也开始严格控制自己的饮食,由于平时在外工作时经常吃饭不规律,对于食物也没有太多选择,因此只要是在家的时候,他就自己买菜做饭,饮食上非常清淡。“感觉年龄到25岁、26岁之后如果不控制,不自律一点很容易长胖,所以在家很少吃肉,土豆也很少吃,就吃鸡蛋和蔬菜、水果,我也没有电饭煲,因为我想尽量摄入少一点的碳水化合物,米饭我就不吃。” 作者/丘陵 初次知道帕尔哈提,是因为一个大疆稳定器一镜到底的广告《逐影重庆》,跑酷世界冠军何意瑜在不 但在挑战各种极限运动的同时,他对摄影也产生了兴趣,高一的时候,帕尔哈提缠着妈妈给他买了人生中的第一台相机,到了读大学的时候,他自己又省吃减用,给自己买了一台二手的港版水货单反摄影机,开始尝试每个周末都去拍摄一些自己和朋友们跑酷的视频,渐渐的,就走上了极限运动摄影师这条路。 觉得自己画的还不错的作品,帕尔哈提都会送给朋友,他的朋友不算多,大多都是从极限运动这个小圈子慢慢拓展出来的,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明显会放松不少。在朋友们的眼里,帕尔哈提是个宝藏男孩,身上有很多值得发掘的优点,而最难得的,是他颇为重情义,每当朋友情绪低落的时候,他都会尽量抽出时间陪伴,为他们打气。 今年年底,帕尔哈提在北京租的房子即将到期,他开始在心里盘算是否要离开北京,回到大学时期生活的城市成都,因为成都相对来说生活节奏更慢一些,更符合他喜欢的生活状态。“对我来说成功的人生就是快乐地活着,我觉得成都更适合我这个人,我还是想要更多的生活。” 说起来好像很轻松,但是极限运动摄影师这个职业对于从业者的身体素质要求非常高。帕尔哈提不太喜欢去健身房,所以平时没事的时候,他都会去家附近的公园锻炼身体,就连走在路上看见一些台阶和障碍物,也会不由自主的来一段跑酷,为的就是训练自己的身体肌肉。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