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南美洲篮球大赛 >

蒋介石三度想出兵朝鲜参战内幕

时间:2019-08-25

  6月29日,麦克阿瑟从朝鲜战场前线视察回到东京后,第三次急电杜鲁门,请其从速采纳蒋介石派五十二军驰援韩国的建议。由东京回到华盛顿的空军参谋长范登堡上将也向杜鲁门进言,应当接受麦克阿瑟的请求,批准蒋介石的建议。杜鲁门、约翰逊、布莱德雷、柯林斯都主张动用蒋介石的那个军,而不同意使用在日本的两个师的美军。

  6月26日凌晨,李承晚再次向蒋介石发急电求援,蒋介石便立即召集陈诚、俞大维、叶公超、周至柔、孙立人、王世杰等在阳明山“总统官邸”开会,直到深夜。

  杜鲁门听到蒋介石愿意派兵援助南朝鲜时,他的“第一个反应是应当接受蒋委员长的这番好意”。并且他希望看到有尽可能多的“联合国会员国”积极地参加“对朝鲜的行动”,国务卿艾奇逊则坚决反对。他说:“当前台湾是最容易受到攻击的地区,麦克阿瑟明确提出了这个危险,所以我们才决定派第七舰队和十三舰空队去保卫那个岛屿,怎么反而叫那个岛上理所当然地被保卫者跑到别处去保护他人呢?且蒋介石的军队并不见得比韩国的军队高明,恐怕还需要我们给他们换上全套装备。这样还不如把这些需要给蒋介石的装备直接送给韩国,补充那些正在战壕里浴血奋战的勇士,其效果是可以预期的。”约翰逊马上进行辩解,说台湾只是缺乏海空军,其地面部队在亚洲地区的力量中是最强大的。蒋介石要求派去支援韩国的五十二军是台湾最精锐的部队,是蒋介石在满洲的60万军队中惟一没有被中国军队消灭的一个军。约翰逊认为在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后,从台湾抽五十二军去增援韩国是可取的。杜鲁门看到双方相持不下,争论不休,遂宣布暂予搁置,留待下次会议再从长计议。

  杜鲁门本人最初也倾向于接受蒋介石和麦克阿瑟的建议,但后来因艾奇逊的屡次反对,以致迟迟不能决断。6月30日在艾奇逊振振有词的反对下,杜鲁门等人便同意了艾奇逊的主张,谢绝了蒋介石的“好意”,训令麦克阿瑟取消从台湾调五十二军援助韩国作战的计划,而且拒绝了麦克阿瑟要求赴台湾向蒋介石进行解释的请求,另派美国国务院驻东京麦克阿瑟总部的政治顾问西博尔德前往台湾,会见蒋介石,解释美国政府对韩国和台湾(地区)的政策,要求蒋介石与之合作。麦克阿瑟乃不得不电告蒋介石取消五十二军赴朝的计划。同日西博尔德也来到台北。于是,我们那个“先遣参谋团”和已在松山机场集中待命的第二师先遣团便受命取消出发,各返原防。次日,五十二军各部队也先后收到上项命令,重新恢复正常的军事训练和沿海的“国防”施工。第一次准备派五十二军援助韩国的计划,如同昙花一现,就此成为泡影。

  朝鲜战争爆发后,麦克阿瑟于6月26日经国防部长约翰逊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向杜鲁门提出了援助蒋介石的计划,而且先后在6月26日、6月27日和6月29日三次要求杜鲁门从速接受蒋介石关于从台湾派五十二军增援韩国的建议。

  蒋介石前两次要派五十二军驰援韩国之事已成为过眼云烟,消散无踪了。但是,到了1952年5月,在李奇微调往欧洲、克拉克到东京上任不久,又刮起一阵“从台湾调一个军去朝鲜战场替换美军”的风。于是,第三次从台湾调五十二军开赴朝鲜战场作战的计划又在东京、台北、华盛顿之间热烈地议论起来了。克拉克由意大利调到东京后,发现苏联虎视眈眈,日本的防务极其空虚,除75000名警察外,竟无一营美国的地面部队。他非常吃惊,遂向五角大楼和白宫建议:从台湾抽一个军到朝鲜战场,以便从朝鲜战场抽出三个师的美军去防守日本。他满以为这项建议能获通过,遂同时电告蒋介石预作准备。蒋介石明知只要杜鲁门还在白宫、艾奇逊还当国务卿,从台湾派军队去南朝鲜的事就永远无法实现,但他为了配合克拉克的行动,还是叫孙立人通知我们进行准备。这次大家远没有像前两次那样的劲头。我作为军参谋长还得打起精神,硬着头皮认真地操持有关准备工作。这次拖了一个多月,到6月下旬,艾奇逊又顶住了五角大楼和国会的压力,再一次使杜鲁门拒绝了克拉克的建议。克拉克乃深怀歉意致电蒋介石,请其撤销五十二军支援南朝鲜的安排。自此之后,五十二军驰援南朝鲜一事就再也无人提起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11月中旬,第十兵团在咸兴、庆兴里地区,第八军在清川地区建立起较为坚固的阵地后,发现对面的军队不知去向了。杜鲁门命令麦克阿瑟于11月24日以第八军在西线、第十兵团在东线构成两个“打击拳”,向中国人民志愿军发动“圣诞节总攻击”,妄图“消灭朝鲜的残余部队,击破中国人的武装干涉计划,从速结束战争,最后实现朝鲜的和平统一”。麦克阿瑟曾亲自飞到清川江第八军前方司令部坐镇指挥,得意忘形地宣称这是一次结束战争的总攻势”。并说:“这一仗打胜了,士兵们圣诞节就可以回家了。”可是,到了28日清晨,麦克阿瑟和杜鲁门的厄运就跟着降临了。预先埋伏在美军进路两侧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强大狙击兵团突然出现在美军的周围,将其团团地围住,并发起了几次猛烈的冲击。美军仓皇应战,不仅伤亡损失惨重,而且指挥失灵,秩序大乱,虽经麦克阿瑟、华克和阿尔蒙德等全力营救,力图转攻为守,稳定战局,但也无法阻止中国军队的前进步伐。第八军溃退到清川江一带原阵地后,仍难立足据守;第十兵团则分别被围困在咸境山区和摩天岭山区,无法突围,造成了美军侵朝以来的最大惨败。面临着最危险的处境,麦克阿瑟在当天发给杜鲁门的告急电报中惊呼:“我正面临一次全新的战争,使朝鲜战斗局部化的一切希望都不存在了。中国人简直要想把我的部队全部加以消灭。”同时麦克阿瑟致电蒋介石告以南朝鲜战争中的危急情况,请其派五十二军前往朝鲜战场解围。

  1951年1月6日,麦克阿瑟第五次向杜鲁门和五角大楼建议:调台湾的五十二军增强战场的联合国军,轰炸中国东北,封锁中国海岸,以便从朝鲜战场抽出美军来保卫日本。但他这份振振有词的电报依然遭到了华盛顿方面的断然拒绝。麦克阿瑟乃进而多次公开发表声明,攻击杜鲁门政策,特别是先后发表3月20日给马丁的信和3月24日的声明,使杜鲁门极为恼怒,乃于4月9日下令将麦克阿瑟撤职。4月11日消息公布时,蒋介石感到了晴天霹雳般的打击,不但不知所措,而且痛心疾首,深为愤慨。据他身边的内卫队长张京云说:听到麦克阿瑟被罢黜的消息后,蒋介石的反应,如同杜威在1948年竞选总统落选时一样懊恼、沮丧、愤怒、痛恨交织。

  蒋介石的建议和麦克阿瑟的三次请求,到6月30日在艾奇逊的阻挠下,最后被否决了。这使麦克阿瑟大为不满,曾当着阿尔蒙德、诺斯塔德的面愤怒地斥责艾奇逊说:“冻结中国的武装力量,是怯懦和愚蠢的表现。他们简直是在讨好,屈从的意志,这很可耻。”他又说,“现在正在狠狠地打击我们,我们却反而限制蒋委员长自告奋勇地去打击,岂不是自相矛盾吗?”由于艾奇逊从中作梗,竭力束缚麦克阿瑟的行动,进一步加深了东京和华盛顿的裂痕,也扩大了五角大楼同国务院之间的矛盾,从而导致约翰逊(他支持麦克阿瑟)于9月20日愤然辞职,进而促使杜鲁门于1951年4月29日把麦克阿瑟撤职。

  当时我是高雄守备区的参谋长(专职),在司令部主持日常工作。这时我突然接到台北“陆军总司令部”办公室主任向华超的电话,要我立刻到台北“陆军总部”参加重要会议。我匆忙地结束了当时正在进行的会议,驱车赴屏东机场登上为我准备的专机,于中午抵达台北松山机场,随即坐上向华超派去接我的汽车赶到陆军总部。向华超正在那里等我,他马上领我去见“陆军总司令”孙立人(兼台湾防卫总司令)。

  他们认为,这样做不但可以争取时间,及时稳定战局,而且可以减少美军的伤亡损失,使有限的美国现役地面部队能够在紧急情况下调遣到别的更重要的地方去。可是,艾奇逊和国务院那些人却一致反对。艾奇逊用一种歇斯底里的神情提醒约翰逊和布莱德雷等人注意中国6月28日声明(注:中共声明即6月28日周恩来总理针对杜鲁门的6月27日声明所发表的声明。蒋介石声明,系指蒋介石在6月26日晚广播讲话中所讲对韩国将进行军事援助和派兵驰援的事。)所包含的严重性和蒋介石关于援助南朝鲜的声明发表后在西方盟国中所引起的震动和惊愕。

  会上孙立人指定贾幼慧、刘玉章监督并指导五十二军进行准备,逐日向蒋介石和周至柔报告工作进程及发生的问题,并决定请美军联络组派员向全军营以上干部介绍朝鲜战场的敌我情况和战斗概况。会议开到傍晚才散。

  早在10月2日美军越过三八线北犯之时,周恩来总理就于10月3日发出了严正警告:如果美军越过三八线,中国将不得不派兵援助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共同打击侵略者。可是,杜鲁门和麦克阿瑟却置若罔闻,并狂妄地于10月9日公然发表声明,要求“朝鲜必须立即投降”。接着,麦克阿瑟仍以第八军在西线,第十兵团在东线,越过清川江和长津湖,大举向鸭绿江边进逼,终于在10月26日前后遭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迎头痛击。第八军在遭到一些损失后(南朝鲜第六师损失了一个团、美国骑一师两个团受到重创)仓皇退守清川江一带,东线的第十兵团则龟缩在咸兴、庆兴里地区。美军退回新阵地,站稳脚跟之后,发现中国人民志愿军业已远走,误以为是受到损失,退回中国境内去了。

  1950年6月25日中午,蒋介石接到邵毓麟(台湾驻韩国“大使”)关于朝鲜战争业已爆发的电报后,又收到了李承晚由其驻台湾的“大使”面交的告警求援急电,当即向李承晚驰电声援,并予鼓励,表示将采取有效步骤对韩国进行援助。同时在台北阳明山“总统官邸”召集紧急军政会议,会上决定台湾、澎湖、金门、马祖地区从6月26日零时起,全面进入紧急备战状态。

  28日清晨,我由冈山机场再乘飞机前往新竹,改乘汽车径赴桃园县中坜镇五十二军报到。侯程达、李有洪还没有到军部视事,杨敬斌正在军部布置工作,见我已到,遂齐集军部及直属部队的干部,军长郭永当众宣布了主要干部的调动,由我接替军参谋长职务,杨敬斌任第二师师长。杨敬斌向我作了一些交代后,即由郭永陪同赶往桃园第二师师部报到。我马上开始了紧张的准备工作……

  6月27日,麦克阿瑟又向杜鲁门告急,并再次请求批准蒋介石的建议。而艾奇逊却将他收到的蒋介石建议派兵增援韩国的电报擅自扣压,不及时向杜鲁门汇报,并继续反对讨论蒋介石派兵援助韩国的建议。

  6月28日,顾维钧、胡适在白宫会见杜鲁门时,向杜鲁门面交了蒋介石6月26日向杜鲁门建议派五十二军驰援韩国的电报的副本,并代为表达对蒋介石的诚意。杜鲁门当时表示他是十分倾向于接受蒋介石的意见的,同时答应将扩大对台湾的军事援助。

  孙立人当着向华超的面对我说:“五十二军即将调赴南朝鲜作战,‘总统’已下手令派你担任五十二军的参谋长。你是五十二军的老人,曾长期代理过五十二军的参谋长职务,还在该军二九六师当过参谋长,对那里的情况比较熟悉,所以决定选派你去,希望你尽力协助郭军长做好工作。……”随后开会研究。

  27日早晨,周至柔、孙立人、肖毅肃、刘玉章、郭永等人继续开会研究实施办法。当天上午由周至柔、孙立人将具体方案提请蒋介石审核,经其同意并作出决定,复由孙立人于这天下午在台北“陆军总司令部”小会议室召集有关人员开会,传达了蒋介石关于派五十二军前往韩国参加战争的指示。

  由于东京麦克阿瑟总部同美国国务院,特别是同国务卿艾奇逊,在动用台湾军队增援韩国的问题上意见发生了分歧,无法协调一致,只有美国国防部长约翰逊、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上将和陆军参谋长柯林斯上将倾向于接受蒋介石提出的从台湾派五十二军驰援韩国的建议。

  蒋介石同费尔德等人从“外交”到军事、从保卫台湾到援助韩国等各方面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决定派遣五十二军(附十三师)立即做开赴朝鲜战场的准备,并对五十二军的干部配备、兵员装备的补充更换、部队运输等问题做了研究。当天下午蒋介石遂分别向李承晚、麦克阿瑟复电,表示将派遣台湾最精锐的五十二军(约33000人)驰援南朝鲜,一经同意,全军即可经空中和海上运赴朝鲜战场。同时通过“外交”程序向杜鲁门提出这项建议。

  11月28日上午,蒋介石收到麦克阿瑟的求援电报,下午便在阳明山召开军事会议,宣布他仍然决定派五十二军驰援南朝鲜,限24小时内完成出发准备,要求空军加强对大陆的侦察,海军及金门、马祖的防卫部队要加强战备,随时应付军队的进攻;空军、海军均应密切同第七舰队及驻台湾美国空军的联系;另就加强台湾防务和增援前线岛屿作战的问题、五十二军的战备问题及将运到台湾的武器装备的接收处理问题等,进行了研究并作出了决定。同时他又指派侯腾、陈麓华、郭永、王楚英于29日凌晨飞往汉城,同华克将军等商洽五十二军到达朝鲜战场后的作战行动及其他有关事项。

  1950年7月7日,美国再度操纵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在朝鲜设立联合国军司令部并任命麦克阿瑟为总司令统一指挥派往朝鲜的参战部队”的决议。7月12日,美国第八军军长瓦尔顿·华克中将在釜山建立了“联合国军”前线司令部,负责指挥在朝鲜战场的“联合国军”。8月初,美国派往朝鲜战场的地面部队已达七个师,计有:陆战第一师、伞兵第一师、骑兵第一师、步兵第二师、步兵第七师、步兵第二十四师、步兵第二十五师,还有南朝鲜的三个师(新组建的部队因未完成训练和装备,未列入),英国一个旅,土耳其、菲律宾、泰国、新西兰、澳大利亚、埃塞俄比亚等国的地面部队一个多旅,共约15万人。9月15日,美军第十兵团在阿尔蒙德少将指挥下,由陆战一师、步七师于仁川登陆,第八军的骑一师等部队同时由釜山发出反攻,于9月26日美国第八军沿西线北窜侵占了平壤,第十兵团在东海岸元山登陆后继续北犯。

  中午稍过,美军驻台湾军事联络组在组长费尔德率领下,由东京飞往台北。“国防部”厅长赖名汤、刘廉一前往接待,并陪同费尔德到阳明山会见蒋介石。费尔德向蒋介石面交了麦克阿瑟的亲笔信件。

  由侯腾(“国防部”参谋次长)率领的“先遣参谋团”,原定于28日或29日飞往釜山,会晤麦克阿瑟总部派驻韩国的军事代表布朗将军(任韩国军事顾问团团长)和已经到釜山建立了前进指挥所的美国二十四师师长威廉·迪安少将,还要会见韩国国防部长官李范爽和参谋总长金昌善将军,商洽五十二军到达后的作战、通信联络和后勤补给等具体事宜。

  麦克阿瑟于28日急电杜鲁门,再次要求空运台湾的五十二军驰援南朝鲜,杜鲁门立即召集国防部和国务院有关首脑会议,研究有关问题。虽然柯林斯和布莱德雷主张接受麦克阿瑟的意见,空运台湾的五十二军援助南朝鲜并轰炸满洲,但艾奇逊、杜鲁门都害怕苏联出兵和中国增加兵力,再加上英国的反对,结果杜鲁门于29日复电麦克阿瑟拒绝其建议。麦克阿瑟一气之下,又于12月3日再次给杜鲁门发去一份措辞激烈的电报,申述朝鲜局势严重,如不采纳他的建议,后果不堪设想。但是,杜鲁门不仅不为麦克阿瑟的威胁所动,而且下决心要撤掉麦克阿瑟职务。五十二军驰援南朝鲜的行动再次被取消了。

  艾奇逊说:“中共的声明不只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威胁,而且是他们打算出兵干涉的预兆。如果蒋介石的军队进韩国打击朝鲜共军,毫不怀疑,中共必将加倍地进行还击。那样一来,朝鲜战争马上就会扩大,局势的发展也必然难以控制,其结果不仅美国将要深深地陷进去,而且会把我们的盟友吓跑。蒋介石的军队虽然自称是他们最精锐的部队,实际上却缺乏现代化的技术装备,恐怕是难以抗衡具有现代化技术装备的朝鲜共军的,又岂能指望蒋介石的军队去扭转朝鲜的局势呢?”杜鲁门刚愎自用,好大喜功,急功近利,却又喜欢别人吹捧逢迎,个人英雄主义严重,爱意气用事,常常见异思迁,反复无常,所以6月29日当他听到艾奇逊那种带有威胁性的反对议论时,便开始害怕蒋介石出兵真会招致中共出兵干涉,结果屈从了艾奇逊。

  本文作者王楚英,湖北黄梅人,中国远征军上尉。1950年起,王楚英任“陆军总部”办公室主任、高雄警备区及五十二军参谋长等职。1954年,王楚英借到香港考察之机起义回国,后为南京市政协委员。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