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湖北高校篮球大赛 >

初到新加坡遇到语言障碍怎么办Toastmaster来助力

时间:2019-09-14

  通过参加学校Toastmaster Club的活动,增强了我演讲和发言的自信心,英语听说能力同步得到提升,为我参加课程演讲考试和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与此同时,我也跟学校Toastmaster Club的老师和同学们成为了好朋友。当我成功地主持完网站部例行的晨会,得到领导的高度表扬时,我心里想起了学校Toastmaster Club的老师和同学们,感谢老师和同学们曾经对我的鼓励与支持,如果有机会,还想再次回到你们身边,再参加一次学校Toastmaster Club的活动。

  卢诗妍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在众人面前演讲时,“站在台上就像生了根一样一动不动,下来以后手脚都冰冷了。”但其他成员的鼓励和帮助,却舒缓了她紧张的心情。“他们说话时的诚恳态度,让我能很自然地接受他们的意见,而不会像在课堂上一样觉得受打击。”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的下午,我应邀参加公司网站部美工团队的专题分享会,看着美工同事在台上对自己的作品进行演讲时,眼前浮现出在新加坡上学,参加Toastmaster Club的情景,思绪不禁飘回到了在新加坡读书的时候。

  某心理医生指出,新到新加坡的留学生或者新加坡要同时从工作、家庭、社交等方面来适应新的环境,在各个方面均承受压力。而相较本地人,他们的退路较少,因此压力更大。虽然这一般算不上病症,但还是会影响到工作和生活,甚至未来的发展。

  除了平时的演讲训练,Toastmaster俱乐部也不定期举办郊游、聚餐等活动,让成员间进一步联络感情。这些活动同样让卢诗妍印象深刻。她说,大家一边说笑,一边准备食物,这样平等又友好的关系,让自己觉得像融入大家庭一样,是之前她在新加坡从没体验过的感觉。

  今天我们就来了解全世界最棒的英语讲演俱乐部。(也包括德语、法语、华文。)

  初来新加坡的新移民,在异乡打拼时总会遇到各种困难,不管是陌生的环境还是语言的障碍,都可能导致无形的精神压力,进而影响工作和生活。除了以传统的同乡聚会来排解压力以外,找生活教练辅导、激励自己,或加入英语演讲俱乐部,来帮助自己打开心窗,拥抱

  他认为,参加公共演讲俱乐部和生活教练课程,都能帮助新移民舒缓精神压力,更快地适应新环境。

  Toastmaster Club是一个帮助别人如何在众人面前自如表达和演讲、倾听与思考,培养学员领导、表达能力的国际性NGO组织,全球 70 多个国家拥有将近 1.2 万个会员组织。会议全部角色都由俱乐部会员担任,可以进行演讲(speaker),可以参加点评(evaluator),可以当主持人(Toastmaster),可以扮演记者(Table Topic Master)和其它各种角色。

  她说:“来这里的人都抱着同一个目的,就是提高自己的语言能力,大家会互相支持和帮助,说错话了,也不会有人笑话你。与上课时必须讨论专业问题不同,在这里我可以讲一切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减少了许多压力。”

  2011年刚过完农历新年,我再次从北京返回新加坡,开始了MBA班专业课的学习。由于新加坡的官方语言和老师授课都是英语,要想很好的融入新加坡,并和老师与其他国家同学顺畅地交流,就必须具备过硬的英语听说能力。本着这个目的,我参加了学校的Toastmaster Club。

  渐渐的,每周一次的演讲会变成了卢诗妍最期待的活动。她发现自己说话时,不再那么害怕“犯错”;聊天时,也从“被动开口”变成“主动出击”,无论是在课堂上或是社团里,都变得活跃许多。

  两年前考入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卢诗妍,在来新后一个月就加入了Toastmaster公共演讲俱乐部,只因吃够了语言不通的苦。

  起源于美国的Toastmaster俱乐部,是一个主要致力于帮助成员提高演讲和表达能力的非营利性组织,目前在70多个国家拥有上万个会员组织,光是在新加坡就有160个俱乐部。Toastmaster俱乐部国大分部主席表示,目前成员中,中国学生就占了25%左右。

  卢诗妍说:“这里不光教学语言从中文变成英语,上课时还有大量的讨论环节,一到这时,我就不想讲话,害怕自己说错让别人笑。可是身为商学院的学生,我又必须讲很多话……真是矛盾又痛苦。”

  我的英语口语不是很好,每个小话题能讲出的不是很多,然而老师和同学们并没有因此笑话我,而是积极鼓励我,给我打气,同时诚心诚意地指出我的错误,使我在一次次的活动中,都有不同程度的进步。在Toastmaster Club的老师和同学们的激励和帮助下,我慢慢地增强了自信心,英语听说能力同时也在一点点地提升。虽然我只做了3次演讲,但每次演讲都得到了老师和同学们的认可,每次为我进行点评的老师和同学认真负责地指出演讲时的优点与不足之处,让我在每次演讲中获得进步。

  他说:“像Toastmaster这类的公共演讲俱乐部,提供了一个练习英语口语的环境。俱乐部里的成员都是为了练习英语演讲能力,即使英语能力不好,也不用担心受到嘲笑。成员之间的关系比较平等,又有共同的目标,可以一起努力,更容易融入。

  她也坦承,刚到这里的第一个月,她因为压力过大,几乎每天都在半夜给中国的同学打电话倾诉。而当她第一次来到toastmaster时,友善的成员和氛围,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

  卢诗妍说,尽管自己的英语还是不够流畅,却再也不会像原来一样紧张,“当心态放松以后,就发现原来交朋友、用英语聊天这些自以为很难的事情,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